top of page

巴勒斯坦自治區實況,致友人願戰火停歇一切安好

已更新:1月8日

親愛的巴勒斯坦朋友:


最近看到以色列發動加薩的戰爭,我很擔心你的安危。可惜無從得知你的近況,不知為什麼加你臉書好友時,你的帳號顯示已刪除。


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,是在一台共乘廂型車裡,你說因為宗教的關係,你不希望跟之後上車的男性坐在一起,於是希望我們兩個女生改坐到你旁邊的位置,對我們來說是舉手之勞,但是你卻不勝感激的樣子,我很難想像在這麼貧困的環境裡,還能接受宗教這般的束縛。



你問我們要去哪裡?我說要去造訪Qalqilia Park Zoo。你有點疑惑,這也是我的疑問,因為我一直以為這間動物園很有名,畢竟它被寫進Lonely Planet《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自治區》的導覽書中,還有一本有名的書籍《The Road to Nablus》也提到這個地點。我指著Lonely Planet裡面的介紹給你看,對於園長在以色列的戰火下,救援並照顧動物,而死亡的動物則用自學的方式做成標本,讓無法出國旅遊的巴勒斯坦人,還能看到難得一見的野生動物的模樣。




你似乎放下戒心,並說出一個巴勒斯坦的村名,然後問我聽過嗎?我說沒有,你說這個村被以色列屠村可是卻沒有人報導。還說自己每天到另一個自己國家的城市上班,都要經過多次安檢。


其實我對你國家的了解,是來到巴勒斯坦自治區才開始。行程第一站伯利恆 (Bethlehem)──耶穌出生地──每天有數不盡的信徒從耶路撒冷前往朝聖,從當地有直達大巴將旅客直送到伯利恆,交通進出就像前往另一個城市,只不過中途需要接受簡單的安檢。



一直到入住伯利恆民宿時,才了解整個巴勒斯坦自治區都沒有大眾運輸,只有共乘的廂型車,或是選擇計程車。我選擇的民宿在Tripadvisor的評價很高,不過附近沒有什麼旅館、景點、商家,一切就好像來到鄉下,我看到有一棟建築是西方捐贈搭蓋的,我很驚訝耶穌誕生地沒有為當地帶來觀光財,而且這裡的觀光景點竟然還包括難民營。



在路邊司機的介紹下,我們付費包車前往難民營Ayda Refugee Camp,有人可能覺得到難民營觀光好像不人道,但我知道司機需要這筆收入,難民營需要被看見。




難民營四周都是以色列搭起的高牆及監視塔,在暗灰色的牆上繪著你們人民心中的渴望及不平。難民營是一棟棟的水泥建築,與印象中的帳篷不同,當地的小孩很開心見到我們,在我拿起相機對他們拍照的時候,他們笑得很燦爛,我也拍下了此行最美的照片。




在雜貨店買東西的時候,老闆似乎想再跟我們多聊天,可惜,司機在催促我們上車,對於造訪的難民營,我還來不及深入了解有些遺憾,但是我知道自己回去後會在媒體上報導出來,讓你們被其他人看見。很高興我做到了,最後這篇報導被刊在104年9月號的《旅人誌》(墨刻出版),文章標題為「天堂與人間,穿梭中東三國永恆聖地」。




我知道加薩是巴勒斯坦最後仍未被占領的土地,長期被以色列封鎖,成為世界上擁擠且貧窮的地方。最近的戰爭,使你們連最後一塊仍可稱為巴勒斯坦的土地都將消失。從前我以為以色列在沙漠各地發展集體農場-奇布茲(Kibbutzim)是農業的奇蹟,後來才知道這是為了控制巴勒斯坦土地的策略,在以色列人人皆兵的制度下,這就像中國的屯兵制,得以在沙漠中自給自足,同時監控各地巴勒斯坦的情形。


以色列士兵對觀光客很友善,但只要遇到敏感話題,或是外國人入境巴勒斯坦自治區,他們的態度就變得不客氣,甚至是用質問的方式問我們為何想進去?可以想見你們的處境應該更艱難、危險。



我還記得之前到克拉科夫的奧斯威辛集中營,那天下著雨,灰色的集中營區,只有導遊的聲音在死寂的建築物裡迴盪,成堆猶太人的頭髮還有納粹用的毒藥罐,無聲訴說人類可怕的惡行。猶太人被屠殺是世界大悲劇,但如今他們同樣用殺戮的方式奪回千年前屬於他們的土地,重覆他們遭受過的悲劇。


我不知道猶太教義或是基督教是否認同這樣的作法,但是同樣身為世界邊緣被遺忘國家的人民,可以感同身受你們受到世界不平等的對待,在英美大國的支持下,巴勒斯坦的土地一點一滴被以色列占領,成為如今的自治區,進出每個巴勒斯坦城市,你們要被關在鐵籠裡等待安檢,行李要過X光機,更不用說只從少數檢查哨進出一座城市,然後檢查哨的執勤時間不同。


還記得我們要搭計程車離開時,你很擔心檢查哨已經關閉而跟司機討論應該從哪個檢查哨離開。抵達時,司機還說你們去吧,我會在這裡等到你們安全通關才離開,要是無法入關,我還可以載你們回自治區的民宿。檢查哨附近是一片無人車之境,只有等待檢查出關的巴勒斯坦人(即使有德國籍還是被列為巴勒斯坦人),還有我們兩個外國人。因為是外國遊客,我們不用跟巴勒斯坦人一起在鐵欄裡等待安檢,這樣特殊的待遇讓人覺得忐忑,我想走入鐵欄裡又擔心違反以色列的制度。


順利入關進入以色列後,又受到一同入關的德國籍巴勒斯坦人好心搭載離開檢查哨(檢查哨沒有公車站牌及計程車),他們到家後幫我們叫了一輛計程車,讓我們繼續前往目的地。不幸的是,下車後以色列司機以天價跟我們收費,而這也是第二次被以色列的司機騙錢了。很奇怪.在語言及交通制度不通的巴勒斯坦我們從沒有被騙過,反而處處受到幫忙。


最後希望戰火下,你們依然安好。


真心希望你們跟以色列能夠在這塊流著奶與蜜之地和平共處,期待你能有重拾自由的一天,未來我們能在其他國度再見,然後跟你說一聲,謝謝你,讓我們在搞不清楚巴勒斯坦自治區入境以色列規則時,努力幫我們想法子離開。雖然只有一面之緣,但你們已經把我們當成像朋友一樣對待,真的很感動。


謝謝你們,我們路上見。






0 則留言

Comments


精選文章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