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造訪巴勒斯坦最後動物園-前往充滿未知的那不勒斯

已更新:11月4日


旅遊多國,看到聖經故事被藝術大師雕刻或繪畫的方式,銘刻在崇敬上帝的教堂;二戰時納粹在各國設立限制猶太人生活的貧民區,更想前往以色列了解耶穌故事及猶太人的真實面貌,沒料到,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──被占領後的巴勒斯坦。


這一切都因為在行程中,加入了觀光客比較少去的那不勒斯,才深入看到全貌。


出發前在寂寞星球(Lonely Planet)的以色列、巴勒斯坦自治區導覽書上,看到一則「巴勒斯坦最後的動物園」的介紹,在苦難中,還能夠衝破困境實踐理念──為受苦的兒童保護一個在戰火中還能持續運作的樂園,一個孩童的自由天堂。而且他們歡迎遊客來訪,心想對於他們不是叨擾而是一種支持,便決定列入行程中。




照著導覽書介紹的交通方式:從那不勒斯搭計程車約20分鐘可抵達動物園,回到耶路撒冷後,在當地人的指引前往當地公車站等車,準備前往那不勒斯。車站沒有英文解釋公路行經的路線,詢問一同等車的乘客,以便確認等待的公車是否正確。他們的英文普遍不是非常好,卻十分熱心。他告訴我在這裡等車沒錯,不過似乎還有很多話,他無法用英文向我解釋。


上車跟司機再確認過一次目的地,便安心坐在位子上,只是車上只有我們兩個外國臉孔。突然,坐到一半司機停住在路上,車上有一群人熱切的在討論著,接著我們被這幾個人拉下車,他們說我們得在這裡換車。



下車後,我發現自己站在馬路邊,四周沒有公車站牌。心中開始焦急起來,然後有人出現要我們搭上一輛計程車,等我們坐上車,那人便離開。


從搭上公車到現在坐在計程車上,整個過程,我聽不懂這些人的巴勒斯坦話,只能出示我寫在紙上的目的地不斷跟他們確認,然後他們說:「對。」再加上簡單的肢體語言:「上車。」



在背包客旅行的過程,從來如此對旅程充滿未知且無法在自己掌控的情形下就坐上車。所謂掌控是指沒有在搞清楚情況時便坐上一個移動的密閉空間。旅遊書上沒有清楚交待從耶路撒冷到那不勒斯的交通方式,還有耶路撒冷旅館老闆、問路的路人都沒有說明,可能是不清楚,畢竟以色列人不會前往巴勒斯坦,而對於巴勒斯坦人來說,則可能是礙於語言障礙。

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一路上看著手機導航確定我們前往的方向,同時觀察這輛車上發生的事:有不同的乘客上車,也有人下車。我努力看清他們付給司機的車資,以免下車後被獅子大開口。漸漸的,確認這是一個共乘計程車,而車資還算合理。



車子開的比想像中久,而我們是共乘計程車最後下車的人。抵達旅館時,黑夜已經降臨,車資比其他共乘乘客高,但也還在可接受範圍。謝過司機,我望著街燈昏暗的街道,心中放下一塊大石,這一切都代表著我們被安然送達目的地。

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